<dl id="f3bd9"></dl>

    <dl id="f3bd9"><ins id="f3bd9"><thead id="f3bd9"></thead></ins></dl>
  • <dl id="f3bd9"></dl>
      <li id="f3bd9"></li>
      <output id="f3bd9"></output><form id="f3bd9"><ins id="f3bd9"></ins></form><li id="f3bd9"></li>
      <output id="f3bd9"><s id="f3bd9"><nobr id="f3bd9"></nobr></s></output>

      <output id="f3bd9"></output>
            <form id="f3bd9"></form><dl id="f3bd9"><ins id="f3bd9"></ins></dl>

              <li id="f3bd9"></li>

              <li id="f3bd9"><ins id="f3bd9"><strong id="f3bd9"></strong></ins></li>
            1. <li id="f3bd9"></li>

                  <li id="f3bd9"><s id="f3bd9"><strong id="f3bd9"></strong></s></li>
                  1. <li id="f3bd9"><ins id="f3bd9"><strong id="f3bd9"></strong></ins></li>

                      <dl id="f3bd9"><ins id="f3bd9"></ins></dl>

                    1. 阿里巴巴印度攻略:能否復制中國互聯網?

                      22018-10-12    作者:admin

                      在馬云宣布“退休”后,印度媒體提出這樣的問題:“中國巨富馬云從阿里巴巴退休,對印度而言意味著什么?”

                      事實上,阿里巴巴等中國互聯網公司已經在印度產生了巨大影響。如今,阿里巴巴正試圖在印度復制中國成功的互聯網模式,UC則成為其最重要的先頭部隊。

                      在印度,UC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品牌。在印度市場占有率超過50%,遠超擁有強大推廣渠道的谷歌Chrome。

                      和幾乎完全由國內發行商占據App排行榜的中國移動互聯網市場不同,印度幾乎被以中國、美國為代表的外國企業瓜分殆盡。獵豹移動大數據平臺libra數據顯示,在印度App Top 100中,只有29個由印度本土App發行商發行。

                      去年“互聯網女皇”米克爾在互聯網趨勢報告中稱印度是“地球上最吸引人的互聯網市場”之一,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6月,印度互聯網滲透率27%,安卓機使用時長達1480億小時(中國除外),居全球之首。其中網民數量達3.55億,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全球人口第三大國美國的總人口數量。

                      更重要的是,這個數字還在飛速增長,據印度互聯網移動協會(IAMAI)年初預計,截至今年6月印度移動互聯網的用戶數量有望達到4.78億。

                      這樣美妙的數字自然讓外國投資者趨之若鶩,正在積極尋找海外空間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們也不會放過這個龐大的市場,把一個發展中人口大國的成功模式復制到另一個人口幾乎相當的發展中國家,這種誘惑很難讓人拒絕。

                      UC是中國移動互聯網企業闖蕩南亞大陸的一個典型。2009年,UC前往印度,并就此將觸角延伸至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150多個國家。在站穩腳跟后,隨著2014年加入阿里巴巴,UC開始成為后者沖擊海外市場的先頭部隊,和國內上線“大魚號”類似,在印度UC通過UC News平臺來進行內容生態布局。在國內,內容成為移動互聯網的主要入口后,電商用戶消費者對于內容電商的接受度越來越大,并且逐漸成為相對日常的購物形態。而在印度,阿里巴巴和UC正在重復內容生態這一成熟模式。

                      無奈的本土化

                      今年2月,UC瀏覽器宣布印度月活躍用戶突破1.3億。在全球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公司App Annie評選的2017“一帶一路” 市場30強App榜單中,UC Browser占據榜首,UC旗下海外資訊閱讀平臺UC News則位列第四。

                      在9年前UC進入印度市場時候,這里幾乎是一片荒漠。當時全球正處于智能手機爆發前夜,印度甚至連臺式電腦還沒有完全普及。不過UC的高管團隊堅持認定,未來移動互聯網必將改變整個世界的上網習慣,“現在全球有70億人口,臺式電腦只有12億臺,但是已經有了50億手機用戶。”

                      這并不是一個容易的市場,近年來有諸多好手在這個人口龐大并且快速發展中的國家掘金,僅以UC所在的移動瀏覽器行業為例,有谷歌背書的Chrome以及今年上市的Opera都是強力競爭對手。另一個不方便言說的障礙則來自相關部門,去年印度國防部曾命令軍隊卸載42款中文應用程序,其中就包括UC瀏覽器、UCNews。

                      更糟糕的是印度奇差的互聯網網速,騰訊《深網》在印度新德里街頭觀察發現,當地的手機4G網絡非常不穩定,經常從4G信號變成E網,在一些交通工具或者密閉空間內甚至沒有信號。

                      不過在阿里大文娛大UC事業群總裁朱順炎看來,印度基礎網絡設施相對落后,反而會成為UC的重要機會:“本來印度精英人群受美國文化影響較深,對美國公司產品也更加熟悉。但美國公司往往針對全球市場進行布局,并不會針對印度用戶進行差異化服務,這時做好印度本地化,就成為了UC重要的競爭手段。”

                      據UC方面介紹,印度用戶使用的UC Browser,比谷歌旗下瀏覽器軟件體積小,下載和瀏覽速度也更快,這些差異是UC根據印度市場做的相關升級。UC國際瀏覽器業務負責人王文祥介紹,直到2018年,印度智能機用戶不到3億人,大部分印度人還在使用功能機,所以UC瀏覽器既為印度用戶提供安卓和IOS版本,也有功能機版本,而功能機的手機內存普遍較小。UC印度和印尼辦公室總經理席宇表示,面對印度的情況,UC的策略是小安裝包、下載快、省流量訪問快,“我們在流量優化、數據優化上做了好多努力。”

                      近日,UC在印度市場推出新版本升級視頻體驗,宣稱比舊版本省流50%。UC國際瀏覽器業務負責人李珊接受采訪時表示:“印度有50%的用戶用瀏覽器來觀看視頻內容,在新版本中,我們優先考慮如何提升用戶的視頻觀看體驗。”第三方市場數據監測公司AppAnnie的數據顯示:在剛過去的印尼齋月,用戶使用UC瀏覽器的日均時長和打開率超過了Chrome。

                      內容創業藍海

                      移動瀏覽器領域取得領先地位后,UC開始向印度移植國內成熟的內容生態模式。2016年6月,UC在印度發布UC News,從工具轉型內容平臺;7個月后,UC宣布投資3000萬美元用于印度的內容分發平臺;2017年5月,UC news在印度的月活用戶突破8000萬,那時UC News才上線9個月。

                      在中國互聯網初期階段,中國互聯網企業往往對標美國類似企業,甚至直接學習對方成熟的商業模式。但隨著中國企業飛速發展壯大,一些成熟中國互聯網企業的成功經驗正在成為其他國家企業的效仿對象。

                      以國內目前非常成熟的自媒體、內容創業為例,在印度專業人士基本還是供職于紙媒等傳統機構,享受著良好待遇。但由于自媒體創作模式更加自由,一些有原創能力的作者也正試圖在UC的UC News平臺上以出產原創內容作為謀生手段,開啟新的職業生涯。

                      不過和國內激烈的競爭環境不同,目前印度的內容創業領域還處于一片藍海。一位印度自媒體人Vibha Sachdeva甚至對《深網》表示,“確實有人抄襲過我的文章,但是我認為沒有關系。而且這也是一件好事,證明了有很多人在看我的文章。”

                      更重要的是,通過新的內容原創平臺,一些印度女性得以改變此前依附別人生存的模式,通過“自媒體”這種模式把握家庭與事業的平衡。Vibha Sachdeva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這位全職媽媽之前曾在電視臺當了15年記者,但在生下女兒后,無法再從事全職工作讓她感到缺乏自我價值。她對《深網》表示,“自媒體創作讓我和我的讀者得到了雙贏。”

                      根據UC方面提供的數字顯示,類似的UC自媒體人在印度已經超過6萬。“我們更看重印度社會里這些普通人,和他們提供一個更好的發展舞臺。”朱順炎對此表示。

                      在內容創業方面,UC也進行了本土化適配。如板球被稱為印度國民運動,每年印度IPL板球超級聯賽期間,UC都會大力挖掘相關內容,“UC平臺上2018IPL內容消費總量達到213億,相關文章超過25萬篇,相關內容互動總量達4500萬,日人均消費時長20分鐘,超越同期Twitter的數據。” 這是UC統計的2018印度IPL板球超級聯賽期間的UC信息流平臺數據,“有7000多家印地語內容發布方和2400多家英語內容發布方為UC瀏覽器用戶提供了角度獨特、內容有趣的故事,創造出很多10萬+。”

                      電商協同

                      在去年互聯網趨勢報告中,關于印度互聯網市場的相關介紹超過六分之一。米克爾在報告中表示印度是“地球上最吸引人的互聯網市場”之一,并稱印度已經成為了美國和中國企業的“優先戰略”。得益于大量中國智能手機進入印度市場,大部分沒有使用過個人電腦的印度移動互聯網用戶通過移動終端鏈接到網絡。而未來十五年,印度的新上網人數將超越其他任何一個國家。

                      同時該報告也顯示,印度移動互聯網高速增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移動支付和電商增長潛力巨大,移動互聯網爆發疊加了消費需求的爆發。由于印度嚴格的用戶身份登記制度讓印度互聯網實名制推進更加容易,這些用戶未來可以直接連接其社會保險、個人信息,為印度將來的互聯網消費金融埋下了種子。

                      在這個龐大的增長潛力巨大的市場上,中國互聯網企業和資本表現十分搶眼。根據《深網》不完全統計顯示,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間,中國互聯網企業和資本已在印度市場上完成至少22筆交易,涉及金額超過50億美元,范圍涵蓋戰略投資、財務投資和跨境并購。

                      其中,騰訊和阿里巴巴兩家超級巨頭表現最為搶眼。

                      2015年,阿里巴巴耗資5億美元投資印度電商Snapdeal,當時Snapdeal的估值近50億美元;2015年9月,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領投印度移動支付平臺Paytm公司6.8億美元的融資,成為Paytm母公司的最大股東。另外,除上文所說今年年初阿里巴巴連續的三筆投資外,阿里影業還收購了印度第二大在線票務平臺TicketNew的大部分股權,投資金額接近12億盧比(約合1600萬美元)。

                      和集中于電商領域的阿里巴巴不同,騰訊則在印度多個領域先后出擊:2015年8月,騰訊以9000萬美元投資了數字健康平臺Practo Technologies;2016年8月,騰訊領投印度即時消息應用Hike Messenger;2017年10月,印度網約車公司Ola獲得了一輪11億美元的融資,投資方有騰訊和軟銀集團。

                      今年2月,阿里巴巴在印度連續出手,顯示出這家電商巨頭公司在印度的野心:印度最大的線上生鮮水果交易平臺BigBasket獲得阿里巴巴等四家聯合投資的3億美元、印度領先的外賣和點評平臺Zomato獲得螞蟻金服投資的2億美元、印度物流初創公司XpressBees獲得阿里巴巴投資人民幣2.2億元。

                      在中國巨頭之外,印度當地公司仍缺乏競爭能力,美國的巨頭們則成為印度市場的另一極。

                      以亞馬遜為例,自2014年起亞馬遜重金拓展印度市場,累計投資近50億美元。有消息顯示亞馬遜Amazon Pay將以3000萬-4000萬美元收購印度支付公司Tapzo,而此前亞馬遜已經入股了Capital Float、Acko、ToneTag等印度在線支付公司,這將成為阿里巴巴旗下Paytm的重要競爭對手。

                      事實上,由于歐美市場已經成為國際電商巨頭亞馬遜的主戰場,阿里巴巴在上市后選擇在東南亞和印度連環出擊打造生態系統,這個區域已經成為阿里打造國際版圖的最重要環節。

                      和一帆風順的東南亞市場不同,阿里巴巴電商業務在印度的布局,面臨著沃爾瑪、騰訊等投資的Flipkart Group的挑戰。

                      阿里正加大扶植此前投資的印度移動支付平臺Paytm。

                      2016年3月,印度批準了外國企業對印度的平臺型電商公司進行100%的直接投資,但仍將限制外商對自營型電商公司的投資。隨后Paytm就正式推出了Paytm Mall,通過2017年拆分和增持之后,目前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持有Paytm Mall超過60%的股份,這家公司目前基本已經站穩了印度第三大電商的位置。

                      UC推出內容原創平臺加上阿里巴巴年初的幾次投資,也是希望繼續擴大在印度零售領域的市場份額。據統計,印度零售市場產值高達6720億美元,但目前電商滲透率只有不到3%,發展前景非常廣闊。另外的數據則顯示印度線下零售市場現代化比例極低,約92%的零售市場被無組織零售(unorganized sector,即傳統小商鋪、夫妻店、各類中介等)占據。

                      竺道預測印度電商行業在2017至2020年的復合增長率將達到40%左右,2020年市場規模預計為550億美元左右;而在2020至2025年,印度電商行業的復合增長率35%左右,并預計于2025年左右市場規模達到2500億美元。

                      不過要想吃下這塊蛋糕,阿里巴巴仍面臨不小挑戰。雖然Paytm和支付寶一樣,占據了非常重要的第三方支付市場,但正如在中國市場支付寶面臨多家挑戰一樣,印度最大的電商Flipkart有自己的支付軟件Phone Pe,Whatsapp也正即將推出模仿版的微信支付,在支付環節的強大對手們最終將演變成電商領域的強大對手。

                      所以,盡管UC目前并未重點展開其與阿里巴巴電商體系在印度的深度合作,但未來阿里必將寄望UC與阿里在印度的多個體系產生協同。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0571-81020564

                      微信公眾賬號
                      云南十一选五单双